其實這已經是兩年前的文了,一直都放在私人空間。
現在也已經離開這家出版社了,而這家出版社也...了
所以現在放到這來應該沒關係吧。哈~

今天是社長為我們的日漫版權去日本打拼的第2天。
也是老大(註)在他兒子動緊急手術之後的第1天上班。 
9:45
讓我百思不解的是為何從剛上班到現在,
老是在我走向廁所時,就會遇到他進辦公室。
這對純情的少女是多麼尷尬的事呀~
喔!難道是神安排我們總是要在這樣的情景下相遇嗎???
夠了!我一點也不想!!
在這種情況碰到他我根本不知道要說什麼,
平常他都是10點多來,我沒辦法說早安。
說了反倒像在諷刺他遲到...所以我不知道到底該說啥...
只能拿出我的專長──傻笑。

今天整個辦公室彌漫著奇異的氣息,
他四周的氣怪怪的,沒人敢問候他兒子的病情。 
可憐的小駿,疝氣被誤判是腸胃炎,給病魔折騰了好幾天。 
前幾天老大氣到想作掉醫生。
害我不敢打電話去煩他問有關於工作上的事。

10點多...
這樣奇怪而詭異的氣氛終於被電話聲給打破,
在一旁揪著耳朵聽的我,
旁敲側擊地推測是社長在日本街頭迷路了,
找不到要去拜訪的出版社。
掛掉電話後,沒人膽敢笑社長路癡的老毛病又犯了...... 
因此辦公室除了音樂還是一片寂靜。

11:30
老大出去了,我們是12點休息。
他提早半個小時就出去,雖然不太尋常。 
但我想他應該是去處理公事吧。 
也就沒有再多想,我繼續努力考古我所負責的漫畫。 
只沉醉在於要脫離這部又臭又長漫畫的喜悅之中!!

2點多...... 
老大還沒回來......
但看他的手提袋依然站立在他的位置上,
「袋在人在」是我們辨認他是暫時出去,
還是已經打道回府的最高指導原則,
不過今天這種情況似曾相識,難道他又去......

3點多......
老大很安靜且迅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
大家應該都在想同一個問題吧。
“feeling dog.我跟社長說了......”
“Sunshine.妳確認一下......”
他開口說話了!
果然沒錯!!!

根據此人的口齒清晰度,酒精濃度應該是呈現B級。

順便告訴大家這種Sunshine式針對總編酒精濃度分類法。
A-酒味很濃、講話大舌頭、意識不太清楚、講話的音貝接近80、只要看到人就搭訕
B-酒味很濃、講話不太清楚接近大舌頭、話特別多、一直找人搭訕
C-酒味很濃、人一切正常

他又在考驗我們小囉嘍的忍耐力──忍住不笑的耐力。
大家早有默契,
不揭穿他竟然趁社長不在上班時間跑去喝酒的事實。 
對於覺得酒是種難喝液體的我而言,
永遠無法理解酒國的美妙之處, 
他應該不會天真到以為沒人發現他有喝酒吧!? 
但我想應該無法得到這個問題的答案,只能永藏在心底了...

總之,這篇日記的主旨(?)是--我終於解決掉一套長達11集的無聊漫畫!!
中途換譯者,偏偏人名、地名、一堆奇怪的名詞特別多。
我又沒對這部漫畫投下感情,導致我經常從頭翻到尾,
只為了找一個人名是否在先前有出現過。
我應該是全台灣看過這套漫畫最多遍的人了吧...||| 
耶~脫離了長達兩個星期的考古生活....

(註:老大-總編的代號.其手下包括我一共有3個人)

Su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